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军事

一周军情:歼20换发的背后

时间:2017-09-13 13:26:42 来源:taosum.com

华语智库(微信:huayujunshi)

发动机掣肘歼-20隐形战机服役(图源:超大军事)

一周军情观察本周焦点在于中国歼-20隐形战机更换发动机、中国陆海空三军演习、中巴空军演练、朝鲜核试验以及美韩兵力部署。

焦点军情:歼-20换发背后

中国知名影星范冰冰此前在其社交媒体公布一张歼-20隐形战机高清图,令不少军迷大呼过瘾,认为中国空军越来越公开,越来越自信。不过,这张高清图唯独隐去了发动机部位。近期,一张歼-20疑似使用国产发动机的照片在网络流传,引起外界极大兴趣。有持乐观态度的人称该发动机可能是涡扇-15,但从发动机尾喷管调节片来看,这符合涡扇-10发动机的设计特征。曾有观察家指出,歼-20在验证机阶段,使用俄罗斯AL-31F发动机;在原型机以及小批量服役阶段,歼-20使用99M1发动机,且该发动机是由中国单独出资要求俄罗斯企业研发,目前与歼-20、歼-10B/C等搭配。那么,歼-20在使用俄罗斯发动机并未出现大的故障的情况下,为何还要测试国产动力系统呢?原因还要从三方面谈起,首先,随着歼-20逐步增加服役数量,对发动机的数量的需求必定水涨船高,但俄罗斯企业在面对其国内订单的增加的情况下,其产能无法满足中国的需求。其次,中国为歼-20研制的目标发动机涡扇-15仍然持续在研发中,已无法赶上歼-20的生产进度。有消息指,能够使用的涡扇-15可能将在2020年后才能装机试用。此间,中国空军面对的周边环境的压力将越来越大。然而,也有好事者根据公开的资料分析,歼-20早已使用涡扇-15发动机。但这受到强烈的质疑。最后,中国使用国产涡扇-10系列发动机,意味着歼-20很可能进入大规模量产阶段。而涡扇-10也已经逐步成熟,已经大量使用在歼-11B、歼-16等国产战机上。不过,歼-20安装涡扇-10,势必会改动尾部的设计布局。因而,国产动力版本的歼-20试飞工作,并不会马上就能进行。由于歼-10系列、歼-11B系列、歼-15、歼-16等战机同样需要涡扇-10发动机,加上中国国内发动机企业的产能掣肘,歼-20的量产之路并不好走。虽然能够应急,但涡扇-10发动机并不强悍的性能势必会影响歼-20的性能的发挥,特别是机动能力和超音速能力。对此,有持乐观态度的人表示,歼-20可凭借优异的隐身性能、信息化能力,搭配超远程空战武器,还是能够担负起所承受的任务,全面超越三代机,并能够与F-22、F-35一较高下。

歼-20隐形战机公开

中国军情:回击印度离间中巴空战联演

同样是空中的消息。中国军方称,中国空军和巴基斯坦空军将于9月7日至9月27日在中国新疆库尔勒举行"雄鹰-Ⅵ"训练,这是两国空军第6次举行联合训练。

中国空军出动歼-11战机、歼轰-7战斗轰炸机、空警-200预警机,巴基斯坦出动歼-7P战机、JF-17战机和未知型号预警机。此外,中国海军航空兵首次派机参与训练。此次训练内容包括空对空作战、近距支援作战、空对地作战、红蓝体系对抗演练等。分析指,中巴空军训练,中国需要了解外军,特别是美欧空军的训练模式,毕竟巴空军不仅实战经验丰富,且曾多次参加美欧空军演习;而巴基斯坦则利用中国装备的苏式战机来模拟对抗死敌印度。此外,在印度多次声称打赢"2.5线战争",以及印媒炒作中巴不睦的背景下,中巴空军大规模训练将有力地回击印度。除空军外,中国陆海军也都进行了演习。9月7日,中国陆军"跨越2017·朱日和"联合演习正式开始。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蓝军"装备了96式坦克,早前装备的59式坦克已被淘汰,其模拟的对手将更加难缠。而参演的"红军"也带来新变化。中国央视披露,在合成营部队中,首次出现了空中力量前进引导员,可直接与陆航空中指挥机构建立联系,在地面进攻收租时,可调动陆航力量实现空地一体联合作战。9月8日,中国海军东海舰队在东海地区举行较大规模的海上演习,出动了徐州舰、宁波舰、济南舰、郑州舰、西安舰。编队开展了主炮射击、编队海上防空演练、编队救援受损舰艇、航行补给演练、反蛙人等课目训练。9月5日,中国防空部队则在渤海湾进行了防空实弹演习。

国际军情:朝鲜核试验美军调兵遣将

美军F-35隐形战机进军朝鲜半岛

9月3日,朝鲜再次进行核试验,平壤随后称此次进行的是氢弹试验。朝鲜周边多国机构估算此次核试验的TNTN当量在10万吨左右。据此,有观察家认为,朝鲜测试可能不是氢弹。对此,中国反应激烈,称强烈谴责并坚决反对朝鲜此种行为。与中国喊话不同,美国则直接调兵遣将,加大对朝鲜的威慑力度。首先,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要增加对日韩的武器销售,主要以尖端武器为主。其次,美韩借此次机会已完成"萨德"反导系统的部署。第三,美韩考虑将在朝鲜半岛轮换部署F-22和F-35B隐形战机。

作者:褚文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趣早报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