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技

卖过减肥药?!世界500强华为背后的故事,你值得骄傲!

时间:2017-09-13 23:17:03 来源:taosum.com

哈喽~大家好,我是阳阳 感谢你能第一时间收看我们的“科技全知道”这个节目

“科技全知道”定于每周三播出,希望通过我们对于科技发展的心得能给予到你一定的帮助。

上次我们说道了,华为在创业初期的背水一战,活了下来,后面几年更是越战越勇。

1995年,华为的销售额达15亿人民币,成立知识产权部、北京研发中心。

1996年,推出综合业务接入网和光网络SDH设备,成立上海研发中心。

在这一年,华为与长江实业旗下的和记电讯合作,提供以窄带交换机为核心的“商业网”产品。

华为的C&C08机打入香港市话网,使华为大型交换机进军国际电信市场迈出了第一步。

随后的华为抓住中俄达成的战略协作伙伴这一国际关系变化中隐藏的商机,加快与俄罗斯的合作。

1996年开始,历时三年间,华为在莫斯科与西伯利亚首府诺沃西比尔斯克之间铺设了3000多公里的光纤电缆。

1998年开始,华为就把触角探向世界的核心市场欧美--一单只有38美金的合同!

到2001年,华为与俄罗斯国家电信部门签署了上千万美元的GSM设备供应合同。

2002年底,华为又取得了3797公里的超长距离国家光传输干线的订单。

到2003年,华为在独联体国家的销售额超过3亿美元,位居独联体市场国际大型设备供应商的前列。

欧洲市场已然成为华为业务开展的重地,其多项创新业务首单落地欧洲,

比如第一个分布式基站、第一个2G、3G合并基站商用地点在德国;

同时,华为的全球能力中心、财务中心以及风险控制中心都设在了欧洲;从销售收入贡献来看,欧洲更是举足轻重。

从2001年的3.28亿美元上升到2002年的5.52亿美元。

虽然是网络解决方案,但其实已经开始和无线网络打上交道了。

自己的业务是做网络通讯设备和网络通讯服务的,这对于做手机在通讯和研发方面有着很好的支撑。

华为的表现吸引了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沃达丰的注意。但是,沃达丰对新的系统供应商选择慎之又慎。

华为最先吸引沃达丰的是创新的分布式基站方案。与沃达丰以往见过的不同,华为的方案中,基带模块只有DVD盒子大小,既可以内置到设备机柜里,也可以放在电梯间等狭小的空间。

选站的难度,运输和工程安装费用、网络的建设周期都随之降低。

“颠覆”传统让沃达丰惊讶之余又很满意,但华为带给运营商的惊喜远不止这些。 沃达丰是WCDMA的坚定支持者,

仅购买3G牌照就耗费约两百亿英镑。沃达丰这时才发现,华为不仅掌握了WCDMA的核心技术,还拥有自主研发的ASIC(专用集成电路)芯片。也就是基带芯片的一种。

其实早在1999年,华为意识到要开发WCDMA,ASIC技术是一种必然趋势。

当时业界尚无任何成熟的ASIC,国外某大公司此时公开宣称他们将于2002年推出ASIC。

“自主开发风险太大,不如直接购买别人的技术。”这个声音一度叫得很响。但华为认为,要提高WCDMA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就不能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必须启动自己的ASIC项目。

华为ASIC技术取得突破后,这家外国公司最后彻底放弃了该芯片的开发。

最后沃达丰选择了和华为进行了合作,直到今天,这两家仍旧合作,创造了很多优秀的成果。

一个企业真的能一直一帆风顺吗?

任正非的一生是比较悲惨的,任正非的脾气出了名的大。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

1993年加入华为,入职半个月就成为主任工程师,半年后因为表现突出,被提拔为研究部副总经理,25岁成为华为总工程师,27岁当上了常务副总裁。

华为一进入通信设备这个领域,面对的就是思科、朗讯、阿尔卡特等全球顶尖的通信设备制造商,要想在此间立足,技术研发能力必须强。

而李一男就是任正非的“尖刀”。

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与国际巨头的竞争中,表现抢眼,期间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

任正非对李一男宠爱有加、视若己出,不仅给钱给权,还尽可能为这个技术天才提供施展才华的空间。

私下里,华为内部都称李一男是任正非的“干儿子”,是任正非培养的接班人。

2000年,为了给老员工创造更多的发展机会,也为了将来在市场上组团“打群架”,

同时解决管理机构庞大的问题,一批对公司贡献较大、深受信任的老员工,被鼓励出去做华为的数据产品代理商,任正非称之为“内部创业”。

“接班人”李一男主动参加到这次内部创业大潮中。离职前,日理万机的任正非亲率华为高层,集体在深圳五洲宾馆为李一男开欢送会。

现场充斥着“送孩子读书、盼衣锦还乡”的气氛。

但与会的所有人都未曾料到,李一男之后竟然“叛变”了。

欢送会后,李一男带着价值1000多万元的华为设备(用华为内部股份兑换)北上创建“港湾网络”,并获得了美国华平、淡马锡等机构近亿美元的风投。

有了风投的加持,李一男的目标不再是做一个华为的产品代理商,变成了“离职高管+风投基金伺机KO老东家”。

李一男对华为的产品和市场优劣势十分清楚,港湾在市场上迅速攻城略地,屡屡夺标,销售额很快破亿。

一边在市场中与华为竞争,港湾还一边到华为挖人。2001年,在高薪、期权的各种诱惑之下,上百号华为核心研发人员加盟港湾。

发展到后期,港湾的挖人手段愈来愈大胆。

有媒体披露:港湾会先私下收买华为市场和研发部门的核心骨干,然后这些人并不离开华为,而是回避港湾的相关研发领域和目标市场。

港湾甚至还收买了华为北京研究所的一个员工,由其利用华为资源进行研发,然后和港湾共同成立合资公司。

任正非想不通,在他看来,权力、利益(员工持股达90%以上)、舞台、甚至真情,他都给了员工,而这些人却选择背叛,他痛苦,更迷惘。但任正非没想到的是,

2001年1月8日,任正非的母亲在昆明买菜时遭遇车祸。

因为身上没有带任何证件,只装了十几块钱,被当作无名氏送到医院抢救。直到中午,任正非的妹妹发现母亲未回,急忙寻找,才知道发生了车祸。

而此时,任正非正跟随国家领导人在伊朗访问。得知消息的他心急如焚,因为没有直达昆明的航班,任正非多次转机,

前后耽搁近9个小时,到曼谷时又延误了10分钟,没有赶上最快一班回昆明的飞机。

等任正非回到昆明时,病床上的母亲已撒手人寰。

母亲去世前,给任正非留下了几万块的存款,在她的观念里,做生意不会总是一帆风顺,攒一些钱,以后用来救任正非。

失去至亲的任正非,工作上也面临重重磨难。员工出走事件仍是悬梁利剑,国际战场上,初出茅庐的华为又迎来不速之客。

2002年12月,通讯巨头思科全球副总裁“造访”华为,思科提出华为侵犯了其产品知识产权,要求华为承认侵权、赔偿,并停止销售产品。

面对咄咄逼人的思科,华为思考再三后决定:可以停止销售有争议的产品,但绝不接受侵权的指责。

彼时的华为刚进入国际市场3年,承认侵权必定给品牌形象带来巨大损害,无异于自毁长城。但华为的提议远远满足不了思科的胃口,双方不欢而散。

作为国际市场的青涩选手,面对一个全方位碾压自己的重量级对手,华为选择了息事宁人,将已经在美国销售的十几台争议产品悉数回收。

华为的示弱举动,却被美国媒体和思科看成做贼心虚,各种指摘纷至沓来。

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对华为提起专利诉讼,诉讼内容长达77页。

华为很清楚:一旦思科诉讼胜利,华为将在未来很长时间无法进入美国,在国际市场上也将陷入思科的步步阻击之中,华为的国际化之路将可能因此而破灭。

在欧美市场,很多客户都暂停了与华为的合作,港湾在国内也频频“抢食”华为的市场,任正非内外交困。

爱将背叛,母亲逝世,国内市场被港湾“抢食”,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核心骨干流失,公司管理失序,IT泡沫破灭……致命危机接踵而至,任正非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却依旧深感到无力控制公司滑向崩溃的边缘。

2002年,华为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次负增长。

这个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又在部队锤炼多年、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男人,在半年时间里,梦醒时常常痛哭。

不久之后,任正非患上抑郁症,身体得了多种疾病,还因癌症动了两次手术……

人生不可能没有困难,经营企业更是如此。危机面前,有些人一蹶不振,有些人则越挫越勇。夜里哭完,第二天白天的任正非依旧充满斗志。

在医生的帮助下,任正非的抑郁症最终得以康复,而华为也迎来了一场绝地大反击。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面对思科的咄咄逼人,华为将争议产品退出美国市场却被视为心虚,很明显,继续求和将会更加被动。

任正非做出指示:“敢打才能和,小输就是赢。”

长达几个月的庭审期间,华为与思科激烈交锋,斗智斗法,双方多次反复举证,庭审陷入胶着。

2003年10月1日,双方律师对源代码的比对工作结束,结论是:华为的产品是“健康”的。

10月2日,思科与华为达成和解,籍籍无名的华为,因为思科诉讼而声名大振,其产品随后赢得了众多国际客户的信赖。

2004年,任正非腾出手,开始与李一男等“叛将”,展开对决,成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打港办”。

不能让港湾赚到钱、更不能让港湾上市,成了“打港办”的两个基本目标。任正非要求销售部门:可以丢单给中兴、思科,但坚决不许丢单给港湾。

为了确保目标实现,华为采取了一系列凶悍的手段:已经使用港湾设备的客户,华为进行回购,并且买一送一;港湾中标的,华为甚至可以白送;

即便几百块的小单,华为也不放过;同时开展“反挖人”运动,港湾的一个研发部门被整体挖走。

港湾的业务很快陷入停滞状态。为了摆脱困境,李一男决定加速上市,但在IPO的关键时期,美国证监会收到了大量的匿名邮件,指责港湾进行数据造假,港湾上市梦碎。

2005年9月,港湾法务部收到华为公司的律师函,华为表示因为港湾侵犯了其知识产权,将对港湾提起诉讼。

而在早前的5月份,李一男曾经在华为的三个同事因被认定侵犯华为知识产品,被深圳中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港湾一度寻求国际买家收购自己,摩托罗拉、北电网络、西门子都表示很有兴趣,但最终都因华为与港湾存在知识产权纠纷而宣布放弃。

2006年6月6日,走投无路的港湾网络宣布与华为合并,李一男重新回到华为担任副总裁。

“回归”后,任正非在杭州与港湾的高层进行对话,他说:“不要看眼前,不要背负太多沉重的过去,要看未来、看发展。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点矛盾、有点分歧,是可以理解的,分分合合也是历史的规律,如果把这个规律变成沉重的包袱,是不能做成大事的。

你们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所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我们只好作出反应,而且矛头也不是对准你们的。

从内忧外患、身患重病,到奋起反击、愈挫愈强,任正非只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期间,他展现了超乎常人想象的精神力量。

在梳理任正非的历次讲话文件时,看到一段话,主旨是“身在黑暗,心怀光明,梦想不灭,努力前行”。

那么华为后面是为什么做手机的呢?

我们下期再和大家细细道来~

好了,今天的“科技全知道”就到这里,

更多关于科技科普的视频,

别忘了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趣早报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