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科技

李志起:生鲜行业进入“长板生存”时代|CEO谈

时间:2017-09-14 09:31:22 来源:taosum.com

早从去年开始电商行业就迎来了新的转折点,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生鲜电商”。

随着中国消费升级时代的来临,每个家庭对于“食品安全”这个概念也是越来越重视,尤其是对于下一代的成长需求,可近几年“食品安全”问题的负面新闻却层出不穷。

首农集团是一个拥有渊源历史的著名国企,首农电商虽然是归属于国企之下,但无论是团队还是平台都属于全新的“混合所有制”。 李志起作为北京首农电商科技有限公司CEO,本次分享的内容也不仅仅局限于企业,更是从社会关注的食品问题进行了一系列思考。

首农电商CEO李志起做客长城会沙龙会

“生鲜电商”:一个正在消失的概念

四年前“生鲜电商”还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名词,但如今在李志起看来,这个概念已经是过去式了。

生鲜行业对于互联网企业与投资人来说充满了诱惑,早期时代的服装、3C、日化、医药等产品都搭上了互联网快车,创造了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奇迹。但在这些行业被互联网深刻颠覆的同时,却有两个行业如今依旧没有被彻底改变:汽车行业与农业生鲜行业。

如今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消费,不是发生在超市就是在农贸市场。因此,逐利资本开始将眼光投向农业生鲜电商这片蓝海,紧随而来的就是一大批互联网电商创业者的出现,他们带着自己对于互联网电商和零售的想法,杀入了这个行业。

在当下这个手机都变成快销品的时代,导致产品更新换代越来越快。更何况生鲜是人们每天都必须要进行消费的领域,试问还有哪一个行业能比农业生鲜更具有高频、刚需的特性?可是在过去的十年中,每一年的媒体热词都是“食品安全”,这是所有中国人民最揪心的一件事。从这个角度来看,生鲜电商绝对是一个应当被关注的领域,也是互联网企业可以发力的方向。

但是残酷的事实也摆在眼前,从这四年内的发展数据来看,无数的创业革命先烈倒在了这条路上,尤其是2016年开始好几家企业出现了倒闭的情况,而这背后所体现的缘由不在于企业的资金问题,这更加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于生鲜电商的发展前景产生了质疑。在李志起自己看来,会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在于:互联网人不懂农业,农业领域也不了解互联网。当初那些踌躇满志的创业者们认为农业是一个简单的领域,再加上资本充盈、市场广阔的现状,这些前提条件使得生鲜电商看起来前景无限,但却没想到“阴沟里翻了船”。

看似很简单的农业生鲜,其实是很复杂的问题,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点石成金”的行业,因为一颗水稻种子在收获之时将是一串稻穗,投资回报率非常之高。但是,生鲜在电商的这种模式之中,有上游标准化体验、流量补贴等等各种各样的玩法,这导致了很大一批创业人遇冷。

如果对农业不够了解的人,是不会知道上游究竟有多复杂,这还牵涉到了中国的土地制度问题。全世界有两种农业制度最为成功,其中一种大规模的农业模式,以美国、加拿大为代表,而在中国人均土地较少的情况下很难实现这种大规模的标准化种植;又比如肉类产品的运输,如果没有冷链的保护就无法提供新鲜的产品。这就是农业的复杂性,每个阶段、每个环节都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和复杂的技术解决方案,才能保障食品的安全。

不得不说,生鲜是电商中门槛最高的领域,所谓的“轻模式”在这里是行不通的,想在短时间内撬动这个行业的生产链也是不可能的。

涨姿势

Take Away

生鲜电商的6个痛点:上游 标准化 冷链 体验 流量 补贴

当四年后我们再讨论这个行业的时候,就会发现生鲜电商变成了巨头们的游戏,例如京东、阿里巴巴等等,没有太多的机会留给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们了。这就是生鲜电商在这四年内完成的行业的进化和洗牌。

生鲜行业进入“长板生存”时代

李志起认为,经过大浪淘沙的生鲜电商行业已经进入了“长板生存”时代。在中国创业的热度如火如荼,与美国、日本这样的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这背后原因就在于人口结构和行业结构的稳定性不同,一个已经被稳定下来的国家和社会,就不太会有被改变的机会。如今的创业者们应当坚信:资源禀赋决定玩法。当你把桶倾斜,你会发现能装最多的水决定于你的长板。当你有了一块长板,就要围绕这块长板展开布局,“如何让长板更长”,而不是“补短板”。

虽然生鲜电商哀鸿遍野,但生鲜行业仍然是市场最受关注的领域,除了阿里京东积极布局生鲜电商及新零售外,连无印良品、老佛爷和银座百货等传统商业渠道都在尝试进军生鲜业务,说明行业巨头对行前景的看好。例如老佛爷商场的鸡蛋,不同的价位代表不同的新鲜程度。

涨姿势

Take Away

生鲜电商进入“长板生存”时代

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的生鲜电商也出现了各种各样新的玩法。

首先就是阿里巴巴的盒马鲜生,这个集“生鲜超市+餐饮体验+线上业务仓储+外卖平台”为一体的新业态,使人无法下一个准确的定义。目前盒马鲜生的80%订单都来自网络APP,可是这样的形式又能走多远呢?在这两年中,平均一家店的投资成本在1000 -2000万之间,覆盖的范围也是周边的3公里左右,客单价也只是在30-50元之间,很难说已经成功了。但是在李志起看来,盒马鲜生对于阿里巴巴集团和马云来说,目的不是盈利,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帮助阿里快速获取线下零售资源和经验,去改变中国的整个零售行业。

其次还有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集“精品超市+餐饮+APP”为一体。比起盒马鲜生,超级物种的销售额70%则来自于门店。未来超市+餐饮的全新业态是互联网化和全球化的结果,是体验消费发展的必然选择,而永辉在全球商品供应链优势和生鲜管控的水平则使其业态蝶变成为必然。

还有百联RISO,百联全业态运营模式积累了丰富的品牌商资源,从日用品到餐饮、书籍、音乐应有尽有,为RISO融合多场景元素、根据消费者需求灵活调整场景元素打下坚实基础。

同时福建的新华都海物会融合了“餐饮+超市”,打造了特色海鲜集市。对于新华都而言,是希望通过新增,能形成协同新华都旗下大卖场、百货、购物中心等业态发展的“引流”效应。同时希望能将海物会作为培育、孵化特色、独立的小餐饮的“孵化器”,日后可成独立的全新业态全国复制,为新华都创造一个新的营收利润增长点。

最后还有以Amazon Go为代表的无人零售,技术变革带来成本优势,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 “Take and go”,但仍依赖APP作为入口。但在支付上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等待时间过久等。在中国,除了成本和效率以外,更重要的一点还是“人情交往”,尤其是社区中的服务,也许这种冷冰冰的无人零售很难成为主流模式。

打造专业家庭安全食品服务模式

什么是首农最大的优势?这是李志起在一开始就思考调研的问题。

9月11日,一则《北京鸭物种主权百年回归 首农中信15亿元收购英国樱桃谷鸭》的新闻引起了极大轰动。源自民族的爱国情结推动着这次商业收购,在英国的樱桃谷鸭占领世界75%和中国80%市场的时候,鲜为人知的是本属于中国的北京鸭种在鸦片战争之时被偷走,后来英国又进行了一系列的基因改良,才有了今天的樱桃谷鸭,为此中国每年要花费5-6亿元的专利使用费。首农和中信的这场收购背后关系到了国家的产业安全问题,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首农近几年成立了一个全新的品牌--首农股份,整合了全球最好的股东资源,包括全世界最大的物流资源公司普洛斯,也包括中国的中信企业。首农战略目标就在于成为一个资产超千亿的农业食品上市公司,首农电商就是一个综合的营销出口和品牌管理公司。

首农电商如何在生鲜电商的领域里布局?如何跳出阿里巴巴和京东的包围圈?在李志起心里,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其他企业是有很大区别的,首农电商是属于产业链电商+新零售的全模式,在这个“互联网属于大家、新零售还在探索”局面下,产业链电商是首农独有的优势。首农的每一个品种都在严格把控之下,以确保食品安全。

宅鲜配是首农电商探索出的新模式,是中国安全食品服务最高标准。基于首农优质食材和严格的食品安全控制能力,通过定时、定量、定制的配送方式,提供科学、安全、新鲜的家庭每日必需安全食品,解决市民家庭餐桌安全、营养保障缺失的问题,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升级浪潮。

我们的农业食品不需要被化肥和农药填充,真正接近原生态的土壤才能保证最好的产品。这种模式,正是首农电商一直在努力和打造的。

李志起现场问答

Q&A

Q:您如何看待“质量高将导致规模小”这个问题?

A:在我看来这个是伪命题,国内外的有机学者们探索过很多次,发现规模和品质并不是一对截然的矛盾。事实证明,如果生产安排按照生态和有机的方式进行,产量不仅不会受到影响,可能还会提高。真正影响产量的原因不是后期的管理,而是在于农作物本身的抗病能力。例如前面提到的英国樱桃谷鸭,为什么能够占领世界的市场?真是正是由于在基因上做出了改变,增强了鸭子的抗病能力,所以产量问题就得到了解决。“质量高将导致规模小”也是中国农业目前的一个误区,由于人多地少一直在被迫提高单一的亩产量,结果就导致化肥和农药泛滥,原生态土壤都被破坏,形成了恶性循环。因此,我个人认为安全和产量规模之间并不存在巨大的矛盾。

沙龙活动现场

本文内容编辑:刘婕青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趣早报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