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俄罗斯, 它就像东西文明的孤儿, 拿着匕首保护自己

“俄罗斯人是唯一把上帝保藏在灵魂中的民族。”

在西方人看来,俄罗斯人是鞑靼文化,是东方文化。在中国人看来,俄罗斯是西方文化,是东正教文化。这种不被认同的感觉,充斥在俄国的历史里,这种情况在1812年发生了一些变化。

1812年,一心想要统治全世界的暴君拿破仑入侵了俄国,却只能看着他的军队覆灭。这场惊人的胜利助推俄国引领反法同盟把欧洲从拿破仑的掌控中解放出来。那张战役结束于1814年,以占领巴黎告终。

拿破仑战争后,整个俄国的爱国主义如火山喷发。这场大爆发的核心是一种被普遍接受的信念,即是“俄罗斯拯救了欧洲。” 没有哪个民族能够击败那个时候不可一世的暴君拿破仑。

要知道当时拿破仑掌握着整个欧洲的军队几十万人。而俄国人却做到了,一直被西欧人诋毁为暴民或野蛮人的俄国人,终于完成了自己思想和荣誉上的大翻身。“最终,每一个人都可以骄傲地抬着头说:‘我是一个俄罗斯人。’”

天命再一次召唤俄罗斯直面西方—所有俄国人大抵都是这样认为的。

西方讨厌俄罗斯,是因为他们不把俄罗斯当自己人,是一种文化上的歧视、轻蔑。这主要也是因为俄罗斯文化的异质性。

美国的一位战略家乔治·凯南在《苏联行为的根源》一文中指出,它对领土的病态追求,都来自其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它的不安全感,到底来自哪里呢?来自这样一个文化层面的问题:俄罗斯到底是谁?

普京说,我们很真诚的渴望和西方成为朋友,但是他们却一次次的骗了我们。西方为什么要欺骗俄罗斯,跟俄罗斯一样的,还有土耳其。俄罗斯等待了有多久,土耳其就等待了有多久。俄罗斯被欺骗得有多痛苦,土耳其也被欺骗得有多么痛苦。以至于到最后,俄罗斯和土耳其同命相怜,相拥而泣。普京对埃尔多安说,我们都被西方抛弃了。

这种感觉,从文化上看,就是孤独。俄罗斯是一个夹在东西方文化间的文明孤儿,土耳其则是夹在西方和伊斯兰世界里的孤儿。

这种文化上的孤独感和虚弱感,是俄罗斯这个民族,强烈不安全感的根源。这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则又驱使着俄罗斯人,走向永不知足的病态追求。

它们渴望强大,渴望被承认,渴望获得朋友,渴望安全感。在中国的民间,人们常喜欢说,俄罗斯人是战斗民族,这种战斗精神的深层里,则是文化上的茫然和不安。

®淘文网™ | 版权所有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淘文网 » 孤独的俄罗斯, 它就像东西文明的孤儿, 拿着匕首保护自己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taosum.com/zixun/1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