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解码的趋势是用耳朵来“阅读”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听书。第17次全国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我国31.2%的公民有听书习惯,成人和未成年人的听书率分别比上年平均水平高4.3%和8.5%。有声读物的主持人充分发挥了声音的想象力,使观众能够充分感受到表演的艺术价值,超越了书籍本身的价值。

这种愉快的阅读体验来自哪里?哪些有声读物最受欢迎?记者最近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

喜马拉雅山主播苏苏正在播放有声读物

喜马拉雅地图

常州地铁喜玛拉雅音频图书馆

喜马拉雅地图

从单词到声音形式,新的颜色被创造出来。

从零开始,有声读物需要经过版权介绍、音频制作、规划和运营、频道分配和其他环节,才能最终被用户听到。由于版权、制作、编辑和操作的高成本,并非所有的书都适合音频版本。据了解,原创网络文学、流行影视文学和经典作品是目前有声读物中最受欢迎的类别。

总的来说,网络原创文章中的幻想、都市传奇和穿越框架空主题非常流行,如《斗罗大陆》和《傲慢的九天》。《白鹿原》、《孤城》和《庆余年》等流行影视作品的原创作品也更受欢迎。儿童有声读物的主要资源市场反应也不错。懒惰的人听书籍创始人宋斌说。

制作有声书籍首先需要版权谈判。像电子书和纸质书的版权一样,有声书籍的版权是单独授予的。单一有声读物的权利也是不同的,可以分为单一表演、男女双表演、多重表演、有声戏剧改编等。

版权所有者通常授予的音频权利是单人表演,不能改变文本。因此,市场上的大多数有声书籍都是由主持人解释,并根据原文大声朗读。版权所有者需要重新授予个人表演以外的权利。对于每一项附加权利,出版社必须承担相应的版权费用。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朱凌云说。

如果没有改编的授权,主持人的发挥空间会更小吗?

有声书籍的音频制作不是简单的从文字到声音的转换。主持人需要对整个文本有一个全面的理解,就像演员在拿到剧本后需要考虑角色一样。然而,主持人不能通过面部表情来表现人物的状态、心理和情感,只能通过声音来表现,这就对主持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此外,主持人还需要在版权所有者的许可下对一些不适合口头表达的内容进行微调。懒人听力图书运营中心生产生产部经理韩双学说。

锚在记录外国文学翻译作品中的作用更加明显。翻译作品和国内观众之间有一个天然的距离,这就要求主持人有很强的演绎能力和本地化的翻译腔。朱凌云说。

近年来,一些音频阅读平台不仅满足于简单地将文学作品转换成音频,还将剧本改编成有声读物,以创作有声读物版本2.0的广播剧。

2019年12月,729声音讲习班参加了在喜马拉雅山推出的"三体"广播剧的制作。按照标准的电视剧制作模式,制作团队进行了人员设计分析、结构拆卸、多样性详细大纲制定等工作,并动员了几十名配音演员参与配音。特别为广播剧制作的音响效果比普通广播剧高出几倍,使《三体》广播剧成为一部拥有2400多万次广播的有声大片。

聆听文学经典传达的人性之声

2019年,新古典文化有限公司开始涉足有声图书领域。它推出的第一本有声读物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是一本阅读难度很高的文学经典。该书在喜马拉雅山发行的第一天,就被播放了10万多次,在所有平台上累计拥有近1000万观众。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原来的经典作品也能被耳朵听到。

有声读物的成功运作一方面源于经典的内在价值,另一方面也离不开有声产品的精耕细作。

新经典创新实验室音频出版主编刘表示:在有声读物《百年孤独》的制作过程中,策划编辑提前准备了两万字的人物传记,帮助主持人理顺书中七代人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在录制过程中,制作编辑和主持人有时会停下来分析情节,查阅资料,并在文字上做详细标记,以便为后期的音效和音乐作品增添色彩。作品上线后,我们也做了大量的推广工作,帮助观众消除对困难的恐惧。

同样,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230本有声读物中,最受欢迎的是大仲马的经典作品《基督山伯爵》,该书在所有平台上吸引了300多万听众。《傲慢与偏见》、《月亮和六便士》、《乱世佳人》、《老人与海》等经典作品也很受欢迎。

朱凌云说,由于许多外国文学名著的早期引进和介绍,许多代中国人已经把它们纳入了他们的阅读历史。今天的读者可以用一种全新的聆听书籍的方式来接近经典。我们还积极宣传当代外国文学的声音,如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的作品和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

目前,文学经典已经成为各大音频阅读平台的热门话题。在喜马拉雅山区,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共吸引了1.33亿听众,《生活》则吸引了830万听众。《围城》和《张爱玲全集》都是受欢迎的听众。

预计经典将成为数字发展的热门话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实现无损的产品形态转换,挖掘内容价值,扩大传播价值,无障碍地接触到受众。刘对说道。

帮助全民阅读市场前景

有声读物的特点是人们可以满足他们的阅读需求,而不会干扰手头的工作,也不会给他们的眼睛和手带来不便。无论是开车、吃饭、带孩子、排队还是疲劳的眼睛,只要你带着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终端设备,你就可以随时随地听书。由于全场景的优势,有声阅读在促进全民阅读中的独特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

喜玛拉雅建立了5000多个音频图书馆。人们可以在广场、公园和地铁等20多个场景中随时随地免费听书。懒惰的人听书,并推出图书船计划。通过捐赠图书、建立图书船阅读和聆听厅、建立品牌公益联盟等形式,懒人致力于为山区学生、农村教师、边防战士和视障人士提供高质量的阅读服务。

我们专门为特定人群建立了音频图书馆,如深圳的0+助听室、大连的残疾人音频图书馆、哈尔滨的盲人音频图书馆等。对于视觉障碍者来说,有声读物为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阅读世界,弥补了他们不能用眼睛获得新知识的遗憾。喜玛拉雅副总裁孙鹏说。

2019年底,《泰晤士报》报道称,2020年全球有声读物市场将增长25%,达到近40亿英镑(363亿元人民币)。销售量有望超过电子书。音频阅读行业有着巨大的市场。

有声读物可以理解为出版的第三首曲目。第一轨道是纸质书,第二轨道是电子书。它们适用于不同的阅读场景,是高质量内容在不同渠道的实现途径。音频阅读将成为阅读市场的一个重要部分。刘对说道。

越来越多的出版社正在努力走向综合出版。

朱凌云说:从纸质图书选题策划开始,我们会考虑整个问题,将电子书和有声图书的版权谈判纳入选题范围。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认为,以增加纸质图书价值为主要内容的图书听书等数字化服务,将有声图书作为纸质图书的一种形式,可以增加附加价值,促进纸质图书的销售。

通过探索文本和声音的融合表达,有声书籍重新发现了书籍的价值。这种新的阅读方式越来越受到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的欢迎,并且已经成为传播文化的一股新力量。(张)

®淘文网™ | 版权所有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淘文网 » 在线解码的趋势是用耳朵来“阅读”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s://www.taosum.com/yule/346181.html